新東方名師劉一男:為何中國人記不住英語單詞,單詞為何背完就忘

“給你一場過去的四級,聽到都會紅著臉躲避,有時會突然忘了,我還學過英語。因為單詞,不會輕易背上,所以一切

0

 “給你一場過去的四級,聽到都會紅著臉躲避,有時會突然忘了,我還學過英語。因為單詞,不會輕易背上,所以一切都是當初的模樣;因為單詞,基本不生長,儘管每天都在為你抓狂。因為單詞,怎麼會不滄桑,所以我們還是辛苦的模樣;因為單詞,在那個地方,就算經常會去那裡遊蕩,還是背完就忘”(《因為單詞》)

 

  在新東方從事了近十年的英語單詞記憶教學,通過面授班(武漢、寧波、北京)、網路課程、圖書、光碟、網路日誌、微博等等媒介,接觸了來自超過百萬的苦於找到英語單詞記憶方法的中國學生。他們最集中的困惑只有一個——為什麼英語單詞總是背完就忘?

 

  文章開頭是我曾經改編過的著名流行歌曲《因為愛情》歌詞的《因為單詞》版,調侃中國人背完單詞馬上就忘的尷尬現狀,被大家在微博上非常廣泛地流傳和轉發,足見其在太多的人心中產生了共鳴。

 

  那麼,為什麼中國人記不住英語單詞?這種歷史頑疾能不能在現代社會,在新東方,在一男老師的書籍中找到答案——當然可以!

 

  中文拼音的先入為主,讓中國人誤解了英語單詞很多年。

 

  中華漢字,博大精深,但是苦於大量漢字缺乏表音能力(比如:字的字面結構無論如何與其發音[da]產生不了任何瓜葛),國人一直在尋找給漢字注音的方法。西元1958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正式批准《中文拼音方案》,當年秋季開始,《中文拼音方案》作為小學生必修的課程進入全國小學生的課堂。於是,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人是在正式學習英語單詞好幾年之前就先以中文拼音的方式接觸了拉丁文26個字母,這種先入為主,直接幹擾了後來他們對同樣是由拉丁文字母組成的另一個有機的符號系統——英文單詞的正確認識,進而導致了將兩者混淆視聽。比如,小學一年級的我們,在書本中漢字的頭上看到了“bo”兩個字母,這兩個字母是沒有任何實際內涵的,它們只是為字拼出一個類似的聲音而已。它們與婆婆裡的“po”也沒有任何邏輯關聯——“婆婆不一定是玻璃對吧?所以中文拼音的本質就真的只是一個個獨自存在的合的聲。然而,英語單詞可絕對不是這樣的,我們知道英語單詞叫做“word”,你可知道每一個“word”裡面都有一個“world”?英語單詞中動詞“bore-鑽孔裡的“bo”也是兩個字母,但它倆可不僅僅是一個聲音,那可是模仿著另一個名詞“pore-孔、小孔“po”而創造的兄弟詞彙,“p”是清輔音字母(發音時聲帶不振動),出現在相對應的名詞中;“b”是濁輔音字母(發音時聲帶振動),出現在相對應的動詞中,這一點可是英語單詞大大的規矩,就好像名詞“advice-建議、忠告和動詞“advise-建議、忠告一樣(c發清輔音、s此處發濁輔音),就好像名詞“proof-證據和動詞“prove-證明一樣(f清輔音、v濁輔音)就好像名詞“pipe-管子和動詞“imbibe-吸收一樣(p清輔音、b濁輔音),等等。單詞是有邏輯的,拼音是無內涵的,單詞和單詞之間是有血脈相連的,拼音和拼音之間是彼此孤立的。找到相關聯的成對兒單詞組合記憶,利用其中一個相對熟詞去捆綁記憶另一個陌生詞彙,正是事半功倍!而,無數的中國人卻誤以為英語單詞和中文拼音是差不多的東西,於是放棄了學習英語單詞時的邏輯思考,放棄了去琢磨英語單詞裡的所以然,對英語單詞所能掌握的資訊只有一個空洞的讀音,便只能無奈地選擇死記硬背,更可悲的是死記硬背那些本是用來檢索單詞的、從AZ音序排列的單詞表!真是要被後世的子孫貽笑千年了。

 

  漢字和英語單詞造字時不同的遊戲規則讓中國人恐懼了英語單詞很多年。

 

  天下事物,一分為二。

 

  漢字,長於表義,拙於表音;英語單詞,恰恰相反。

 休  


  ,是“have a rest”的意思,我們看到了一個倚靠在一棵旁正在休息的愜意,於是心領神會,將它永遠記住了。漢字造字講求一個理念叫壓縮,將一個寬變成窄,把一個寬壓縮成窄,進而拼湊成字,這樣一來,新造字倒是精妙地表達了倚樹而憩的意境,卻,丟失了文字的表音能力,一個、一個是怎樣拼合也拼不出來一個“xiu”的讀音啊!不知情者,還有種取“[ren]”“[r]”、取“[mu]”“[u]”,將字讀成“[ru]”呢!我們明白了,漢字造字時,為了追求新造文字的易認性,喪失了文字的易讀性,正所謂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反觀英語單詞,特長正相反。隨便一個單詞,“mother”“fire”“see”“lurk”…無論長短,其聲音都已經寫在了臉上,別管是否見過,拿過來就能讀,並且讀個八九不離十,英語單詞的表音能力實屬強悍。但是一問什麼含義,就都不認識了。那麼,英語單詞這樣強大的表音能力之下,難道就沒有表示含義的能力了麼?不可能沒有!就拿最後一個“lurk-潛伏、埋伏而言,這個叫做潛伏的託福單詞,源自於英語初中詞彙“lower-低點兒;降下,指人或動物蹲下身體再往前窺看,已達成潛伏、埋伏的效果,就像漢字說一個人在那、躲貓貓,漢字的潛伏裡也有字一樣,都是比喻像小貓小狗一樣蹲下,這就正是,正是

潛伏  

 

潛伏、小塔

  但就在這時,幾百年前的英語造詞者們在追求新造文字的易認易讀問題上,和漢字的造字祖先們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他們選擇了文字的易讀,忍痛放棄了易認。他們沒有像漢字從+一樣也將素材“lower”整體壓縮,而是選擇了字母刪減的方式將“lower”裁剪成了“lurk-潛伏”(“lur”摘取自“lower-低點兒;降下、母音字母oe簡略掉、w音變成u以便於發音,末尾字母“k”模仿“look-”——蹲下來看——潛伏、埋伏,注:字母“w”讀音“double u”是字母“u”的親緣字母)。西方前輩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追求新造單詞“lurk”極強的表音能力,當然,也就隱藏了“lurk”的表義功能,又是好一個魚和熊掌。於是導致後人,在沒有詞源學學家或資深的詞彙教師帶領的情況下,自己是不能認識英語單詞的,試想,認識都不能達到,怎麼能記下來呢?要知道,人的機械記憶能力,遠遠低於其邏輯記憶能力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很難記住超過十個電話號碼,卻能記住大量我們可以理解的漢字,從今天起,你要知道一個事實,英語單詞也是可以理解的。當你懂了從“lower”“lur”的裁剪邏輯,也就不用我贅述為什麼“tower-要裁剪成“tur”的樣子進而創造單詞“turret-小塔了。

 

  此外,我們除了要懂得一個單詞本身是有內涵的,我們還要知道此單詞與彼單詞之間也是有關聯的。可是為什麼過去中國人發現不了這些關聯呢?因為過去我們在背那挨千刀兒的詞彙表啊!這挨千刀兒的詞彙表,將本來有著彼此邏輯關聯的單詞們重新洗牌,按照從AZ的檢索順序丟給中國人去背,這不是作孽,又是什麼?更有甚者,還有某些英語專業的鬥士們,口口聲聲要背下一本英文字典,實則頑愚到了極致,他年幼無知,尚可原諒,他的那些專業的老師們又是幹什麼吃的?“mother”本身,固然看不出絲毫和相干,但是學完“mother”應該馬上去學習“father”,並告訴學生,這是“mother”“father”反義同源現象,並懂得體會“m”“f”在音質上是多麼得相似,於是更懂了“fake-仿造乾脆就是模仿“make-製造而生,更明白了為什麼“your-你們的“our-我們的互相影響,認清了“fire-解雇“hire-雇請互相曖昧的實情,也知曉了“f”“h”在世界各種語言中總是一對孿生兄弟,醒悟了為什麼福建人管[fei]“hui、湖南人管[hu]“[fu]、北京話也繞不開黑化肥發黑會發揮的彆扭勁兒、謝娜硬把“fashion”讀成shion”了。原來英語單詞不是孤立而生,它的含義要靠另一個相對應的詞彙相輔相成地表達,單詞,是有道理的,這個道理,很實在,很感人,其實,也很簡單。

 

  很多英語教師對於單詞的錯誤判斷讓中國人冷落了英語單詞很多年。

 

  多年來,聽過太多的老師甚至教英語的老師大言不慚地說過這些話英語單詞就是死背的!”“背單詞就靠過遍數”“單詞啊,和人的臉孔一樣,看得多了,自然就記住了背單詞最好的方法就是沒有方法!”“用閱讀背單詞”“單詞是生硬拼湊的,攻克單詞就靠兩個字——信念!”……

 

  聽到這些話,作為一個深知英語單詞之偉大奧妙的一名華人世界頂級英語單詞記憶教師。我想哭也想笑。哭什麼?哭這些老師太無知了,時值21世紀的光天化日之下,還有這麼多的學生受著這種納粹的、剝奪人性的、大躍進式的落後教育理念的摧殘,他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重見光明?我要向全世界大聲疾呼,單詞不是背的,也不是跪的,更不是有罪的,單詞,是嫵媚的,是要品位的,是充滿智慧的。我又笑什麼?我笑華夏之內,英語單詞教育的事業真是方興未艾啊,在那麼多無知的同行們的襯托下,我的單詞破解速記教程和若干書籍一定會在全中國遍地開花了,去迎接那些被誤解、被虐待、被壓抑了那麼久的渴望科學和真理的數百萬的中國學生們!盡情地,擁抱真理吧,以一種對生命最負責任的態度。

 

  理解是記憶之父,重複是記憶之母。如果還有人敢肆無忌憚地向你灌輸重複是記憶之母、重複是記憶之母……”的落後殘念,你不要忘了親自用指尖指著他的鼻子質問他:老師,你沒有父親麼?

 

  學英語,是沒有捷徑,但是也不需要爬行。

 

  (作者:劉一男)

全站熱搜

evita68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