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希光教授談新聞英語聽力練習和提高方法

李希光教授1999年至今在清華大學任教,目前擔任清華大學國際傳播研究中心主任、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博士生

 李希光教授1999年至今在清華大學任教,目前擔任清華大學國際傳播研究中心主任、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

我沒有見過張全義教授。但是,打開張全義教授通過電子郵件發給我得《新聞英語——理論與實踐》書稿,我彷佛回到了27年前,我在南京大學大學一年級讀書的情景,想到我當時收聽英語新聞廣播的一個筆記本。

 

每天晚上9時,躲進外文系的一座破舊的二層小洋樓,把教室的門窗關死,把古老的遮葉窗合上,然後,坐在老師的講臺前,從書包裡掏出一台熊貓牌短波收音機、一本英漢詞典、一個筆記本和一支鋼筆,把它們鋪在講臺上。這是我一天課業中的最後一課,也是最重要的一課:收聽並筆錄西方電臺的晚間英語新聞廣播。

 

這是半個小時的標準英語新聞節目,通常需要熟練掌握8000個英語詞彙方可聽懂大意。在第一個月中,播出的每句話中都有我聽不明白的詞語。我就把這些聽不明白的關鍵字語記錄在本子上。等半個小時的新聞一播完,馬上翻開手邊的詞典,把這些生疏的詞語查一邊。等到晚上10時晚間聽英語新聞重播的時候(當時買不起答錄機,只好聽重播),竟然完全聽明白了。

 

經過半年持之以恆的磨練,我不僅可以擺脫詞典聽懂西方電臺的英語新聞廣播,而且還加深了自己對英語新聞的記憶和複述能力。當時,班上有一個跟我一樣熱愛英語新聞的同學,名叫朱偉一。聽完夜裡10時的英語新聞廣播後,我們倆坐在小洋樓前的草坪上,在月光下,相互複述剛剛聽到的新聞。如果是朱偉一先複述,我就啞口無言了。朱的記憶力極強,他的大腦跟答錄機一樣,差不多是用一口地道的美國音字正腔圓、隻字不漏的把半個小時的英語新聞複述下來(他後來到聯合國當了同聲翻譯,再後來,到哥倫比亞大學獲得了法學博士,當了大律師)。在那一年裡,通過小小的短波收音機裡的英語新聞廣播,我們比班上的同學更早並且更詳細地獲得了中美建交、鄧小平訪美、中越戰爭、蘇聯入侵阿富汗、華國鋒下臺、薩達特被刺等許多重大新聞。當時,為了讓更多地同學分享我的學習成果,我把當晚上收聽記錄的新聞摘要、新的詞語解釋等抄寫在一張大紙上,貼在教室門外的牆上。

 

無論是我讀大學的那個短波新聞時代,或是今天這樣一個網路新聞和衛星電視新聞時代,在這樣一個越來越媒介化的社會裡,練好新聞英語的聽說讀寫譯,不僅是一個未來的新聞記者必須掌握的,更是學好英語的最有效的途徑。當年我收聽英語新聞廣播的那個厚厚的筆記本早已丟失了,但是,張全義教授《新聞英語——理論與實踐》這本教材簡直就是我那個筆記本的高度昇華,看看這本書裡對新聞英語中的特別用語、難詞、關鍵字等的黑體及斜體提示和解釋,我越讀越親切。如果當時我讀大學的時候能有張全義教授《新聞英語——理論與實踐》這樣一本教材,不僅可以讓我在收聽英語新聞廣播時,少走許多彎路,同時也令更多的學生像我一樣熱愛新聞英語。

 

(小編推薦:美國名校勵志演講(mp3+)

 

2005年秋天,清華大學增設以英語直接講授為主的英語新聞採編碩士方向English Journalism),以培養國家亟需的具有全球視野的複合型、高層次和高素質新聞人才。早在1978年,鄧小平與胡耀邦親自批准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創辦新聞系。同時,由中國社科院、新華社、中國日報三家聯合設置英語新聞採編專業。從1978年到1989年,該專業為中國培養了一大批具有國際視野的新聞優秀人才。如新華社駐洛杉磯首席記者司久岳、新華社副總編劉江和彭樹傑、新華社高級記者熊蕾、原新華社聯合國分社社長、現香港樹仁學院新聞系主任劉其中、《中國日報》副總編劉柢中、《上海證券報》社長嚴文斌等。清華大學恢復招生英語新聞採編研究生是因為中國新聞界迫切需要一批具有全球視野、熟悉中外社會與文化、並且具有良好英文新聞採訪寫作與編輯能力的高水準複合型專業人才。除了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家外文局和北京2008年奧運會組委會以外,以新華社、中央電視臺、中國日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為代表的國家級媒體對高級英語新聞人才的需求與日俱增。學生畢業以後的主要取向為國家主流媒體工作的雙語記者;國家有關部門的新聞發言人、新聞官員;外宣部門的專業人員和媒體從業人員。

 

張全義教授新近編著的《新聞英語——理論與實踐》體現了這種新思路,它的可貴之處便是引導讀者在瞭解新聞的同時提高了新聞英語。根據國內一項調查表明:國內線民總數已達4000萬人左右,網路受眾上網的主要目的為"獲得各方面資訊"的占68.84%,而其中主要是接受新聞資訊的占84.38%。可見,網路新聞已成為越來越多的受眾獲取新聞的一種重要形式以及影響最為廣泛的網路資訊類型。隨著中國資訊業的開放,相信外電新聞對中國的衝擊會越來越大,英語作為一種不可爭議的世界語言在新聞傳播中佔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縱覽全書,他在新聞英語的理論與實踐上為讀者搭建了一座很好的橋樑。在理論部分,他繼承並發揚了新聞英語的傳統理論,照顧了英語新聞的不同風格,適時增補了特寫評論社論專欄等最新作品選讀;在新聞實踐部分,他在每一篇作品前都添加了工整具有韻律的中文標題和昭示意義的導語以説明讀者全面瞭解課文內容,這些內容涉及政治、經濟、軍事、文化諸方面,這種匠心獨運的安排一方面顯示了作者對讀者的負責,另一方面也展示了作者的文字功底及其知識廣度。而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來之不易的,他幾乎每天都要上網閱讀網上新聞,為了不錯過經典的新聞作品,他會在眾多新聞網站中進行搜索,在他抽不開身的時候他還會請同事幫忙下載,遇到疑難問題他會想盡辦法查詢或請教專家,在完結書稿後他還親自請專家就有關章節進行批評論證,這種嚴謹治學的精神應該得到稱道、肯定。

 

我也瞭解,張全義先生在學術上也是個辛勤耕耘者,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他與同學共同出版了《英語OF 片語詞典》、《英語同義詞辨析》等書,2002年由他編著的《環球視野-The Major English from Internet》與讀者見面,2004年他又出版了《當代世界政治經濟熱點問題》,此外他還獨自完成了幾項國家及市級有關國際投資等經濟課題,事實上這種不同領域的知識互動也使他在編著《新聞英語理論與實踐》一書中受益無窮,從他的選題虐囚醜聞,殃及高官韓國總統,大難不死雙塔光束,照耀星空聯想、通用,激情擁抱、《牢固蛛絲,牛奶提煉》、超音飛機,再添神話火星生命,緣由地球?”“童戀電視,可患夢遊等內容上便可略見一斑,無疑,對讀者來說這是一件好事情。

 

歲末之餘,應邀作序,願著者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願讀者開券有益、天天向上。

    全站熱搜

    evita68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