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EFL福考試閱讀背景知識(三十四)

The Sea-Wolf/海狼
體裁:長篇小說
寫作時間:1903
人物介紹:Wolf Larsen/海狼拉爾森,the schooner Ghost/魔鬼號船長;Hamphrey Van Weyden/亨甫萊衛登,文學批評家;Maud Brewster/默德布利斯特,女詩人
全文閱讀:The Sea-Wolf/海狼 
       
內容簡介:一艘渡船在三藩市灣失事,三十五歲的文學評論家Hamphrey被捕海豹船"魔鬼號"船長海狼Larsen救起。由於船上大副的死亡,缺少人手的Larsen強迫Hamphrey在船上做茶房。Hamphrey目睹了水手和獵人們的爭鬥,Larsen的冷酷無情。比一般水手都強壯的Larsen以自己的鐵拳統治著這名符其實的"魔鬼號"。然而Hamphrey也發現,Larsen也並非全無頭腦,只是他那拋開任何微小的利他行為,只想到像酵母一樣,大的吞掉小的,強的吞掉弱的,以獲得個人的持續生存的人生理論是Hamphrey這樣滿腦子理想、情操一類事物的文明人所無法接受的。Hamphrey在船上學到了航海知識,身體也強壯起來。
       
魔鬼號偶然救起了在輪船失事中倖存的Maud BrewsterHamphrey心中燃起了愛的火花,他終於和Maud找機會逃走,由於偏離了航線,不得不在一個海豹聚集的小島上暫時安頓下來,過了一段艱苦的努力生存的日子。眾叛親離的Larsen和魔鬼號也撞上了這個小島。船上的水手和獵人不堪Larsen的壓迫,又禁不住有人故意的金錢誘惑,全部拋開魔鬼號去為Larsen的敵人工作。Larsen也不再是那個身體強壯,堅不可摧的樣子了,經常的頭痛,可能是頭部的瘤造成了他的迅速虛弱甚至失明。HamphreyMaud努力將魔鬼號修好,其間受到Larsen多次阻撓。船終於修好了,Larsen則出現了偏癱,生命之火慢慢地熄滅了。 HamphreyMaudLarsen海葬,不久之後,他們獲救了。
       
《海狼》在直到1999年的八十多年間中,曾十幾次被搬上銀幕,傑克倫敦在1913年的版本中,出演一位水手。

讀書筆記:
       
《海狼》從純文學的角度來講,並不是一部非常成功的作品,海狼拉爾森是一個怪人,有強壯的身體和靈活的頭腦,以野蠻人的方式與野蠻人歐鬥,又以文明人的方式與文明人交談。他的頭腦中滿是野蠻的思想,他讀文明書只是為了從中找出可以支持自己觀點的論據。情節上,幾乎沒有什麼波動,只是講船上爭來鬥去的瑣事,尤其後期愛情的出現是那麼突兀,與書前半部硬冷的基調完全不同。亨甫萊對拉爾森態度的變化也很奇怪,而且沒有預兆,完全為愛情而愛情,使亨甫萊十足像個傻瓜。還有那莫名其妙的頭疼加失明,為無堅可摧的拉爾森的失敗找到了藉口。
JL
大多並不以情節取勝,他更善於細緻刻劃某一場景、畫面或短小的一串動作,而不是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和立體豐滿的人物形象。
此書有諸多不足,但仍然值得一讀。它談到那永遠無人可解的難題:"人為什麼要活著?"按拉爾森的說法,"生命像是酵母,酶,一種活動的東西......大吞小才可以維持他們的活動,強食弱才能保持他們的力量。""(水手)為了要吃要喝而活動,因為可以繼續活動,就是這麼樣。他們為肚子而生活,為生活而吃飽肚子,這是一個迴圈。"
       
拉爾森有一套很奇怪的理論,亨甫萊稱他為唯物主義者,而拉爾森的唯物主義不僅不相信上帝、永生的存在,甚至不相信人的精神。在他的眼裡,人與世界上千千萬萬動物一樣,純粹是為生存而生存,什麼理想、道德,一切不能用來補充力量的空談都是屁話。
       
對於生與死,拉爾森秉持著JL一貫的態度,只不過表達方式有所變化:"蠕動是卑劣的,但是停止蠕動,像是泥土頑石,是不堪設想的......生命本身就是不如意,但是向前望到死亡,更是不如意。"--說句題外話,我無法相信持此種觀點的JL會自殺,當然人的觀點是可能變化的。
       
對拉爾森最好的總結是書中這句原話,"我相信他十足是個原人,生晚了幾千年,或者說許多代,在這文明達到高峰的世紀,是一種時代錯誤。
不知不覺由拉爾森想到原始與文明的對立。文明使我們大多數人在作為一個自然人的層面上,變得柔弱,隨著大腦的高度發達,與工具的不斷發展,人類已經很退化了。而且文明不可避免地夾雜著虛偽、欺詐。原始與文明,到底怎樣是進化,怎樣是退化呢?

�R-o�� �R� : 新細明體;color:#2A2A2A;mso-font-kerning:0pt'>”的口號,實際上是反對新文學的發展。他們不久即消失了影響。30年代出現了馬克思主義的文藝批評。左翼批評家批判資產階級文學,嘗試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看待美國文學傳統,學習蘇聯文學經驗,扶植美國無產階級文學,不久因為形勢發生變化而中斷。40年代開始一直延續到50年代,最有影響的文藝批評流派是新批評派。這一派的批評家注重對文學作品本身進行精密分析,在現代詩歌的分析上有其獨到之處,他們擺脫了過去僅僅介紹背景知識與發揮個人印象的批評方式。但這一流派總的傾向是忽視文學作品的社會意義,割斷作品與歷史、社會背景的關係。

 

    全站熱搜

    evita68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