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學習經驗集萃:英語學習三點法

 “英語三月通”、英語速成法之類的文章、小冊子曾經使許多青年為之欣喜莫名,如獲至寶。英語三個月就能學通

0

  “英語三月通、英語速成法之類的文章、小冊子曾經使許多青年為之欣喜莫名,如獲至寶。
 
英語三個月就能學通了嗎?英語究竟能不能速成?任何一個語言學家都會回答:不可能。
 
學習英語沒有什麼速成的路子。但是,學英語要注意方法,靠一天到晚背書,天下的書這麼多,你背得了嗎?靠埋頭於題海探寶,氾濫成災的習題書多如汙牛充棟,你做得完嗎?靠起早帶晚開著收音機聽國外英語廣播,而不讀報不看書不注意積累語音、語言知識,你能聽得懂嗎?有一位碩士研究生曾對我說:我連續原了七年之久的國外英語新聞廣播,現在還是上不了什麼臺階,始終是那種樣子。這種靠硬著頭皮練習聽力的精神確實可嘉,但是他沒有找到學習英語的方法。
 
學習英語要注意三點,那就是我所說的三點法:
 
第一,要密切注意某些單詞的特殊功能。
 
第二,要不斷擴大對片語的識別能力和運用能力。
 
第三,要大量積累英語各種句型。
 
學習英語的廣大青年,由於受到測評表達法的干擾,常常喜歡對號入座,即逐字理解英語,這是最常見的弊病之一。有的青年則過於注意單詞、認為單詞量愈多,英語就愈能看得懂。其實,這些方法都不成其為方法。
 
有一篇關於蘇聯亞美尼亞大地震報導的文章,刊登在某一國外雜誌上,其中有一句話是這樣的:“The horror can hardly be overstated." 有些研究生把這句話譯成:恐懼幾乎不可能被人們誇大其詞。言下之意,恐懼雖然有那麼一些,但是不算是太大的恐懼。這種理解就是屬於對號入座毛病。還有"You cannot eat too much." 等句子,相當多的人譯為:你不能吃得太多。其實以上兩句是同一句型的不同表達法。前者應理解為地震帶來的慘狀再怎樣形容都不算過分,等於the horror is beyond description; 後者意為你儘量多吃一點。
 
有一位名叫Sidney Shapiro 的外國朋友,曾對我國某一外文報刊的用詞有當提出中肯的意見。這位朋友認為,malpractice 不能一概用來指某些幹部的濫用職權或違法亂紀。有關這種行為的用字,應該使用 misfeasance 或者 malfeasance, malpractice 僅指怠忽職守、治療失當等,純屬一般公民的民事失誤而已。
 
某些單詞的概念性很強,有其習慣性。中央電視臺在播放《沙特林那計畫》的廣播節目中,告訴觀眾破壞某人的計畫破壞常用“ruin, wreck, undermine等字,而根本不用destroy。我看,這樣教英語,方法甚為得當。至少,您可以從中看到,單詞絕不是孤立的語言建築材料。
 
下面兩句話都屬於錯句,因為作者不瞭解 facilitate 這個特殊單詞的功能。
  1. learning foreign languages has been facilitated by recording machines.
(答錄機為學習外語提供了方便)
  2. Housework is facilitated with the advent of modern inventions.
(隨著現代化發明的出現簡化了家務事)
 
首先,facilitate 這個字,要求用動名詞作賓語,二者之間往往形成習慣搭配。其次,這個字幾乎不用被動語態。因而兩句應改寫為:
  1. Recording machines facilitate learning foreign languages.
  2. Modern inventions facilitate housework.
當然象這樣寫也是錯句:
  It was she who facilitated office work.
因為人作為主語根本不能使用facilitate 這個字。
 
某些單詞的特殊用法要用很大的氣力去學。有人說,我講的英語外國朋友都能聽懂,何必過於講究。是的,例如你對外國朋友說:"This apple is very nice to be eaten." 我看,任何一個講英語的外國朋友都能聽懂,而且懂得很。可是人家可不這樣說,人家在nice後面壓根兒不使用被動語態,不信試試瞧!同樣,我這一輩子也從來沒有聽見過一個中國人說:這只蘋果吃起來大大的好。這句話誰都能聽得懂,就是感到不像中國語。
 
值得注意的是1987年全國高等院校統一招生考試的 MET 試題。其中有一則選擇題:45. Put on more clothes, You_________be feeling cold with only a shirt on.
  (A. can   B. could   C. would   D. must)
據我所知,很少有人真must, 因此丟分的人很多。這就牽涉到片語問題:
  can be
解釋往往是有時候會變得could be would be 僅僅是時態問題、語態問題,而must be 這一片語就牽涉到概念問題。說不定這一概念在英語中表達時,有其一定的時域概念。must be 只用在目前情況,用在過去則使用must have, 其相對的片語則為 cannot be (恐怕不見得),cannot have, may not have (恐怕不至於)。這類片語的含意,純屬 deduction 範疇。
 
在我國,我個人認為應嚴格要求每位中學英語教師都至少學習一下《新概念英語》。上述片語(帶有很強的時域概念)應十分清楚地教給學生。這也是 MET 試題中較為突出的要求——測量廣義的英語能力。但不少人不理解命題者獨具匠心,不去作進一步地研究。
 
我們學習英語片語(包括大量習慣用語),決不能依靠大量做習題來解決問題。首先要理解,形成概念。一天到晚做 A, B, C, D 的多項選擇會使人的智力萎縮。不少心理學家通過實驗指出:某種練習如果重複10 次,其效果則會降低到練習前的最初水準。
  1988
1028日英文中國日報第8版有如下一段文字:
  "Shaoxing has advantageous natural conditions and is rich in resources. It boasts of a number of famous brand traditional products, …"
這段文字淺顯易懂,可是至少有五個人來問我說,字典上明明寫著boast of 這一片語的解釋是自誇、誇耀(《新英漢詞典》124頁),似乎難以理解。總不能說,紹興有不少名牌傳統產品而自我誇耀吧。誠然,在很多場合下boast of等於brag about, 有過分誇大而吹噓之意(= to speak too proudly of …)。但是,也有人這麼說:“The city of York can boast of many historic buildings." 顯然,boast of 是解釋為(自豪地)擁有,而並非純粹說大話了。
 
英語片語,非常複雜:有些片語有十多種解釋,有的根本沒有被動態,卻有被動內涵,有的不以人作主語,有的則不以地點、場所作主語……真是欲說還休,哪裡有什麼速成之理。
 
我曾經讓大學生們譯過兩句話,一句是鄭孝通老師家昨晚失火了。另一句是鄭孝通老師說不定(諒必)在昨天晚上死了。擺出的譯文是這樣的:
  1. Mr Zheng's house broke out a fire last night.
  2. Mr Zheng must be dead last night.
應該指出,說不定是指昨天晚上,應該使用 must have died, 而火災、爭鬥、疾病等的爆發,不能以人或地點作主語(指使用 break out 片語),應改為:A fire broke out in Mr Zheng's house last night.
 
懂得了break out 這一片語的含義還不能算數,還要知道這一片語的使用要點,不然就不是英語。
 
單詞的使用知識貧乏,所知片語寥寥無幾,句型一竅不通,就根本寫不出下面這樣一句很普通的話:
 
(語意:他甚至邊衣服都顧不了脫,就躍入水中去救人。)
  He dived to the rescue (A) without so much as (B) bothering to (C) strip (D) himself.
 
A)和(C)都是片語,分別解釋為(A):來相救,(C):費神,顧得上。(B):是句型,解釋為甚至連……都不(後面用動名詞)。D):是單詞用法,strip 作為及物動詞,後面要隨賓語。
 
再舉一例:
  Nothing is so (A) bad but (B) it might have been worse.(C)
(A)
(B)是句型,(C)是片語。片語的意思連猜都不大可能猜出來,查字典可能也查不到,照字面解釋,根本不成句子。
 
這個might be (或doworse 是一種虛擬構詞,意思是還不是最糟的。因此,全句為事情再糟,總還不是最糟的。這裡but + 肯定句 = that + it might not have been worse.
 
再看這句話:It is not so much (A) the hours that tell (B) as (C) the way (D) we use them.
  (A)
(C) 是一個句型:與其說……毋寧說。(B) 是單詞用法,不能解釋為,而解釋為起作用(D) 是片語,指方式。
 
全句為:不是時間起決定作用,而是我們使用時間的方法起決定作用。
 
著眼於某些單詞的特殊用法,大量積累句型和片語是學好英語水到渠成的必然規律。反之,漫無手段的所謂泛讀是最浪費時間的。至於做那些泛讀後勾勾劃劃的所謂閱讀理解題更是一無用處。要知道,適用於英語國家的教學手段並不適用於把英語作為外國語的中國,不是洋貨一概是萬能靈藥。比方說,Is there anything unique in that shop? 英美的中學生都懂這句話,可是我們的中學生就要花大力氣。首先要弄懂什麼叫unique, 查了字典也不一定完全瞭解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們說那家商店有什麼好東西嗎?就是這個意思。可是,我們很不會用這個unique。我們要學的是表達法,不要學繁瑣的答題手段。
 
泛讀,若基於泛泛的閱讀,那末就等於不讀。有不少大學生沒有腳踏實地的精神,開口便是新概念英語很容易,都是小故事,我一個晚上就可以讀它十來篇。讀是一回事,能否熟練應用則又是另一回事。有人常說英語九百句太簡單了,沒有什麼學頭。在我看來,英語九百句還要花極大的力氣去學,大有學頭。東南亞國家不是有不少人還在學嗎?人家可不這樣認為——“沒有什麼學頭。
 
依我看,廣告要學,路牌要學,體育術語要學,藥品說明書也要學,至於電影對白、商業談判、公關用語都得學,都大有學頭。
 
武漢市某實驗學校有一位外語教師給我寫了一封信,說漢口市江岸區為高三學生出了一套統考題,這位教師問為什麼 B 項選擇就是不行。(標準答案 D 為正確答案)
  I don't know _______.
  A. who is he                B. what is his name
  C. where does he live      D. how he came here
 
這位教師信中說,“what 若作為主語,‘what is your name? Henry is my name.’B. 就應該可以說得通呀。
 
其實這屬於賓語從句的語序問題,也是一個句型問題。what is his name? what his name is 屬於兩個不同的句型,完全是兩碼事。
 
漢語表達對英語片語的識別和應用的干擾也是不可忽視的。試分析下面一句話錯在什麼地方:
  The nervous girl didn't know how to do with herself when the man kissed her; she was so excited and fearful.
 
有人說要改寫為exciting, 有人說要用horrible。實際上,英語片語根本不用“how to do with”來表達該怎麼辦,而只用“what to do with”,這也許是由於漢語表達習慣的干擾所致。
 
如果僅僅為了應付某種考試,很容易學會enjoy這個單詞的使用。例如:Most workers enjoy ______(ask) questions in public. 你會毫不猶豫地寫上asking
 
如果說,Creative work does not______them all. 到底用enjoy,還是用keen toappeal to, appreciate?這裡就牽涉到enjoy是以什麼作主語,appeal to 是以什麼作主語的問題。enjoy 從來以人作主語,appeal to 大部分以物作主語。只教enjoy, 不教appeal to的老師是一個不稱職的老師。這就和只教must be, must have, 而不教cannot be, cannot have (may not have)一樣,都不算是稱職的。
 
以上我反復闡述了單詞的特殊用法,句型和片語的有機組成,說明語言是要下大功夫去學的,是要傾心予以模仿的事。很多國內知名語言學家都反復強調模仿二字,但是還沒有哪一個語言學家鼓吹速成二字。
 
目前還流行所謂英語超級速成法,赫然大字,見諸報端。英語速成實際上帶有明顯的嘩眾取寵的商業氣味,再加上超級之說,就更從根本上揭穿了這一騙局,而淪為超級騙術。
 
由於目前那些外行先生們動輒要掌握多少多少單詞作為攻克英語關的先決條件,因此背單詞成風。其實,我要告訴青年朋友們,從概率分析來後,100個最常用的單詞覆蓋著口語和書面語的20%1500個至2000個單詞要占日常所出現的概率的85%,而其餘成千上萬的單詞的出現概率則不到15%。在這裡必須嚴肅地指出,單詞不等於英語,單詞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單詞的堆壘不是語言。
 
單詞在英語中有兩種身份:一種是普通單詞,如desk, glass, film等;另一種是特殊單詞,如finish, demand, worth 等。後一種單詞就牽涉到用法問題。

    全站熱搜

    evita68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